校园网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二中 > 综合新闻 >

山西:进城择校学生重返农村

发布时间:2016-06-22 09:20:12   点击:

    实行“优质高中指标100%到校”政策两年,晋中市农村初中创造无一名学生外流史,农村教育再现繁荣

  进城择校后,空壳学校、空巢家庭、留守儿童成了乡村之痛

  “从2010年秋季招生开始,我们学校开创了连续两年初一年级无一名学生进城择校的历史。”11月中旬,晋中市榆次区张庆中学校长王玉虎一见到记者,便高兴地说起“这一最大的成绩”。

  张庆中学是一所农村寄宿制初中,长期以来,学校深受“择校热”影响,流失了很多学生。但近两年,不但无一名学生进城择校,而且“很多进城择校的学生又回流学校了”。

  “进城择校”,当下在全省甚至全国都非常普遍,许多家庭上演着“孟母三迁”的故事:舍家弃业,拖家带口,聚集在优质教育资源的周围,只为孩子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。全省的每一座县城,几乎无一例外地拥挤着数不清的陪读家长。

  “以前大家都在村里上学,现在条件稍好点的都把孩子送去县城读书。”运城市某县实验中学学生家长王辉无奈地说,“我们家两个孩子,上初中的来了县城,上小学本来还在村里,可是实在照顾不过来,没办法也只好来县城就读,可是中学和小学还不在一起,也没什么好办法。”

  张庆中学的许多学生和家长也曾是进城择校成员。“最严重时,每年有200多人外出择校。”王玉虎说,那种情况下,校长没了干劲,不少教师也不安心教书,想着办法往外调,而且家长还对学校产生了不信任,形成了恶性循环。学校萧条了,周围也少了往日的繁华,村子里少了琅琅读书声,也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和活泼的身影。

  一所农村初中实现里程碑式转身,全市农村初中“起死回生”

  从萧条冷落、少人问津到繁荣再现、学生回流,特别是连续两年无一名初一学生进城择校,张庆中学是如何实现转身的呢?

  11月中旬,记者走进张庆中学一探究竟。刚进学校,现代化的教学设施让记者以为走进了城市学校:24个班级全部实现了班班通电子白板教学,课堂气氛非常活跃;操场上,孩子们正在快乐地开展阳光体育运动,呐喊声此起彼伏。王玉虎感慨:若没有晋中市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一系列政策,尤其是教育局出台的优质高中指标100%到校政策,学校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。

  优质高中到校指标下放到各个初中学校,是晋中市从2001年开始为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采取的措施之一,比例从最初的5%逐步提高到2012年的80%。“但是,只要有一定的统招比例,初中学校就会有追求升学率的思想。”该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。2010年,为缓解择校热,引导初中学校由抓升学向抓办学转变,晋中市进行了大胆改革,在全省率先提出2013年实行优质高中招生指标100%到校政策,并明确规定:必须同时满足“在招生划片范围学校就读、具有正式学籍、就读3年、应届初中毕业生”4个条件,如果学生择校借读,将不能享受此项优惠政策。当年还配套出台了鼓励在城区学校借读的农村学生回流的政策。

  在这个政策引导下,大批在城区借读的农村学生开始回流,与张庆中学一样的大批农村初中也 “起死回生”。近两年,张庆中学共有108名在外借读的学生回流就读,今年初一招生458人,在校学生从985人猛增至1181人。从晋中全市来看,201010月底前回流2308人,2010年和2011年秋季招生,大多数农村初中开创了无一名学生外流的历史。与此同时,县城学校的平均班容量从70多人降到56人以下。

  就读初三的张艳芝回流前曾在榆次五中上学,其家长高兴地告诉记者:现在村里学校的条件比城里还好,而且不再是农村、城市一个分数线上高中了,孩子上好高中、上大学的机会也增加了,还省去了托关系、交高价择校费、家长陪读费等负担。

  资源、政策全部导向农村,农村教育一样可以繁荣发展

  “有固定分配到学校的优质高中招生比例,学校会不会偷懒呢?”对于记者的疑惑,王玉虎解释:指标分配的多与少,要取决于学校的整体办学水平,有一整套考核评价方法。“如果办不好,分配的指标少了,我们就没法向老百姓交待,反而压力很大。”

  据了解,为切实发挥好优质高中到校指标这一政策,晋中市配套出台了一整套措施,包括对初中学校的评价办法和指标到校的分配办法。指标分配的具体办法包括:把优质高中招生名额100%分配到各初中,其中,80%按照学生人数分配,20%根据对学校的评估结果分配,同时,各校不设最低分数线,名额不做任何调整。对初中学校评估的主要指标是 “五率两看一倾斜”,“五率”即学生初中3年保留率、学业成绩合格率、综合素质评价合格率、实验技能和音体美合格率、学业成绩优秀率;“两看”即看学校创优争先情况,看学校特色发展情况;“一倾斜”即指标分配向农村薄弱学校适度倾斜。

   这些举措一方面挽救了生源严重流失的农村初中,另一方面也促使农村初中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,不仅缓解了择校热,更让农村学校焕发出勃勃生机。晋中市通 过实行校长教师交流制度、“千校达标”工程等为农村初中解除后顾之忧,“起死回生”的农村初中学校铆足了劲一心谋发展:狠抓教师队伍建设,抓课堂教学改 革,培育管理特色,全面实施素质教育,学校办学水平显著提升。

  “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到校,不仅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有效机制,更是促进义务教育学校实施素质教育的有效机制。”晋中市教育局局长鹿建平表示,“我们的目的就是用政策引导,推动全市初中教育真正走向均衡,让城乡孩子共享优质公平的教育。”

  乡村需要学校,乡村才是教育正确的方向

  郭晚盛,山西省康乐幼儿园园长,曾任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。

  “我们上世纪70年代上初中时也是在村里,那时,老师就是村里的文化人,老百姓家里有喜事、丧事等,都会请老师来主事、出主意,过年时老 师还会帮助老百姓家里写对联等……”郭晚盛说,陶行知当年在中国力推的教育思想,就是要把小学办到乡村去,因为乡村才是传统、文化的主要传承地;晏阳初也 曾把同样的教育思想传播到菲律宾,并取得了成功。许多文人和教育家都认同,学校是一个乡村的灵魂,没有了学校,乡村就会成为文化的沙漠,就可能被寺庙占 领。

  郭晚盛还记得下基层时遇到的一件事。“当地一位领导自豪地介绍:通过一个学校带动了一片房地产。县政府想把城市扩到郊区去,但是最初老百姓都不愿意去,所以县里就把一所优质学校建到郊区,很快便‘如愿’——极大地带动了郊区的发展。”

   “择校、进城择校,其后果很恶劣:不仅让乡村成为文化的沙漠,而且大大加重了农民负担,也让教育投入出现了严重重复,造成了资源浪费。”郭晚盛说,晋中 市通过政策引导农村学生回流就读,不仅让学校、也让当地农村重焕生机,有了繁荣发展的希望,而且还大大减轻了农民的负担。这才是广大农民、广大家长的愿 望,也才是教育正确的发展方向。

  “乡村没有了学校,就像家庭没有了孩子。”这是《中国青年报》记者采访一位乡村老人时听到的话,令人震撼,因为它直击乡村以及每个在乡村生活过的人的记忆要害。